财迷ǁ流官之弊:枝江酒业被倒查30年和博汇化工因补交5亿税宣布关停

点此链接阅读体验更佳:财迷ǁ流官之弊:枝江酒业被倒查30年和博汇化工因补交5亿税宣布关停

 

闲话休提,直捣黄龙:

 

ONE. 枝江酒业:前控股方偷鸡不成蚀把米

 

关于枝江酒业,重点信息如下:

第一,倒查30年,补税8500万。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6月13日,维维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湖北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转发的国家税务总局枝江市税务局开发区税务分局《税务事项通知书(核定应纳税额通知)》。该通知的重点是:倒查30年,应交8500万:

枝江酒业生产的枝江大曲是湖北老牌名酒。曾跻身于全国白酒前十,辉煌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一度拿下整个湖北白酒市场的半壁江山,成为湖北酒界名副其实的“扛把子”。枝江酒业的税收也曾经占了湖北枝江市财税收入的半壁江山。但枝江酒业在最近几年效益连年下滑、品牌影响力也大不如前,这一次被要求补税8500万,可谓是雪上加霜。

第二,维维股份属于偷鸡不成蚀把米。

看官或问:枝江酒业要补税关国师维维张,啊不,维维豆奶(股份)神马事?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4万亿大放水之后,神州掀起“大资管”,维维股份也想干票大的,靠着从上面融到的低价资本,到处去搞收购:

2009年9月,维维股份收购枝江酒业51%股权,对价3.48亿元。但问题在于“不懂酒”,的“土老财”维维股份控股枝江酒业之后,枝江酒业业绩连连衰退。公开数据显示,枝江酒业2013年至2016年的营收分别为14.35亿元、11.52亿元、10.66亿元、8.46亿元,净利润也分别降至1.27亿元、0.14亿元、0.31亿元、0.22亿元。

于是,2020年8月4日,维维股份不得不将手中持有的枝江酒业71%的股份,以4.615亿元的对价转让给江苏综艺集团。交易完成后,维维股份不再持有枝江酒业股份。

但这里的问题是:枝江酒业在维维股份旗下的时候,有很多税没有交,现在国税要求枝江酒业补税,于是就牵连到了维维股份,到时候是维维股份来付钱——对维维股份来说,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当然,我等草民则要感谢维维股份,如果不是因为维维股份是上市公司,必须就此做公告,我们还看不到这样精彩的故事。

第三,宜昌相关部门回应中问题。

由于枝江是湖北宜昌下辖县级市,据媒体报道,宜昌当地有关部门对此做了回应,声称不存在“倒查30年”:

据宜昌当地相关部门讲,此次对枝江酒业下发《税务事项通知书》,系审计部门发现枝江酒业前期有税款欠缴,税务部门按照程序正常追缴,“审计追欠,没啥特殊的原因和背景,不要误读。”

这里问题就来了:据微博用户@卫导言 所言:“《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因纳税人、扣缴义务人计算错误等失误,未缴或者少缴税款的,税务机关在三年内可以追征税款、滞纳金;有特殊情况的,追征期可以延长到五年”——所以,如果不是故意偷税漏税,本就不应倒查30年。

偷税漏税确实是没有追征时间限制,但问题是你宜昌的相关部门也没有直接给枝江酒业定性为偷税漏税——如果是那样,就不仅仅是要追征税款的事情了——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偷税罪),第二百零三条(逃避追缴欠税罪),不但枝江酒业会被罚款。枝江酒业的法人和会计都有可能进去捡肥皂。

综上,这里的故事剧本似乎如下:宜昌的审计部门发现了枝江酒业的问题很可能是偷税漏税的刑事犯罪,但只是让枝江市税务局“按照程序正常追缴”,并没有定性为刑事犯罪。这背后的意思就是:交了钱就不深究了。但这里的问题是,不按偷税漏税来定性,是不能倒查30年的,最多追征3-5年的税款就可以了,于是便引来了大量质疑。

说到底,在湖北宜昌/枝江,规则聊胜于无,让你交钱你就得交钱,不然相关部门就要找你——这才是最为致命的重点。

第四,这种倒查似乎并不是个案。

据东方财富网报道:广东佛山新世界酒店被倒查25年。上市公司藏格矿业被倒查20年。惠州泰基集团被倒查20年。湖南岳阳本地某知名开发商被倒查20年。杭州伊裳服装被倒查10年(图看不清请点击放大并横屏,下同):

 

TWO.宁波博汇化工税务局和地方的博弈

 

关于博汇化工,相关重点如下:

第一,补交5亿税,越生产越亏。

与枝江酒业相比,博汇化工的情况要严重得多,不但要补交5亿税,还越生产越亏:

据媒体报道,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博汇股份收到国家税务总局宁波市镇海区税务局澥浦税务所《税务事项通知书》,要求博汇化工“重芳烃衍生品”按“重芳烃”缴纳消费税,这将对博汇化工生产重芳烃衍生品装置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如按税务通知书的要求,按重芳烃缴纳消费税,则对公司2023年年度利润影响约为3.0亿元,业绩将由盈利转为大额亏损:

博汇股份相关人士曾对记者表示,如果未来重芳烃衍生品按重芳烃缴纳税,公司就是越生产越亏,所以选择停产:

博汇化工的股价由此一度大跌42%:

第二,这是税务局和地方的博弈。

各位不要怪地方衙门没钱,折腾汇博化工,因为这次是国税认定汇博化工有问题。南财快讯的报道就是证据,宁波当地衙门反而是在积极帮助博汇和宁波税务局沟通:

第三,博汇控股和税务部门硬刚的重点

博汇股份在消费税上和税务部门硬刚,相关重点就一个:重芳烃衍生品究竟可不可以算作重芳烃(重芳烃是需要缴纳消费税)。

税务部门认为该公司的“重芳烃衍生品”属于“重芳烃”,需要缴纳消费税。而对重芳烃征收消费税来源于财政部、税务总局关于部分成品油消费税政策执行口径的公告(财政部、税务总局公告2023年第11号)第三条:对混合芳烃、重芳烃、混合碳八、稳定轻烃、轻油、轻质煤焦油按照石脑油征收消费税。

而博汇股份认为,重芳烃并不应该缴纳消费税。原因如下:

首先,2023年7月起,公司开始对芳烃抽提装置进行了改造,产品由重芳烃升级到重芳烃衍生品,且就产品升级改造、生产情况、产品变化等事项与主管税务机关保持沟通,且于2023年9月正式向主管税务机关提交了重芳烃衍生品产品检测、鉴定报告等升级备案资料书面文件,同时报备公司正式销售开票。

其次,主管税务机关也另行对公司重芳烃衍生品产品进行了取样检测,并未提出异议。

再次,根据我国消费税暂行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的规定,消费税是按税目表具体征税的,即税目表中列示的产品要征税。所有的消费税税目表及本次11号公告中都没有列示重芳烃衍生品;税务总局公告的法规中均提到重芳烃和重芳烃衍生品为两种不同产品,并未将重芳烃衍生品归属重芳烃范畴。

一句话,博汇控股认为去年已经和税务部门约定好游戏规则,也一直在和税务机关保持沟通,但今年税务部门突然翻脸不认账,改变了规则,所以博汇控股对此很无语,干脆停产躺平。

第四,官司可能会打到税务总局。

对于博汇化工的事,宁波镇海税务局也做了回应:

然而,网友对此有自己的态度,而且也有逻辑能自洽的理由:

@有出息了啊:这就是突然告诉一个厂家,你家生产的沥青要按照汽油一样交税,一吨1520。如果其它地方不交,这属于对地方企业杀鸡取卵。现在就两个方案:方案一:税务这边承认错误大事化小 。大家当不知道这个事情。方案二:丧事喜办,全国推广:

@wenzhouliuge:这个不是逃税的问题。这个是各地税务对上下游的消费税争抢的问题。就是同一个产品,消费税都是一定的,但是这个消费税该怎么分配。比如一个产品A公司卖了100给B,另外一个城市的B公司又加工后销售价200,消费税10%。那么总的消费税20元,这个消费税该怎么分配的问题。是A的税务得100*10%=10,B的税务得(200-100)*10%=10。还是全由B的税务得20。这个就是上下游城市间税务对消费税争抢的问题。

就目前看,这件事宁波税务局应该早就打报告给国税总局,但总局还要继续研究。不过,现在博汇化工直接躺平,搞得满城风雨,球就被抛到了总局这一边。估计下周上半周总局就应该有明确答复。

 

THREE.总结和我等草民的对策

 

第一,这两件事,当地衙门不背锅。

财迷在微博上看到很多微博网友对枝江酒业和博汇化工所在的地方衙门火力全开,冷嘲热讽,甚至拿《大明王朝1566》的经典台词说事:

窃以为,这些网友们是搞错了开火的对象——这两件事真的不怪地方衙门。

首先,即使税务局从枝江酒业(维维股份)和博汇化工收了税上来,地方衙门也无法从中分一杯羹。因为消费税属于100%中央税,对地方没有半毛钱关系。

其次,地方衙门不仅从中得不到好处,甚至还为此利益受损——且不提这两个企业中可能有不少当地官吏的亲友,两个当地纳税大户一旦躺平,对当地的税收/年终考核和就业都有巨大的影响。

所以知乎用户@QgsHgk说得好:其实就这次博汇化工而言,当地政府很显然是站在企业这边的。税务部门虽然也属于政府部门之一,但其职责很多时候与当地政府有冲突。

第二,如网友所言,这已经有点涸泽而渔的味道。

当初让范冰冰/小燕子/肖战补交税收,确实有道理。因为这些明星们在股市里翻云覆雨搞搞震,同时又跑到霍尔果斯去开影视公司,各种逃税避税。

后来处罚薇娅/李佳琪,也有道理。毕竟这些人占有了流量,却经常坑消费者。

但现在,处罚这些企业,导致企业直接停产,这就过了。

这些企业当然有问题。但神州特色就是: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法不可知,则威不可测。

用网友@佚名的话说就是:过去经济好的时候,地方工商都会来教企业如何合理避税,现在经济不好了,就直接连根拔起,涸泽而渔,焚林而猎了——这明显不很合理。

第三,这是流官制度的积弊。

据@希声若讷推测:博汇化工这件事,估计是审计或者巡查发现的问题。消费税属于中央税收,百分百归国家的,对地方没半毛钱帮助。大概率是总局或者省局哪个部门下发疑点或者风险任务了。

这个说法,财迷是比较赞同的,因为自从国税和地税合并之后,税务局就成了中央垂直管理部门——招考、任命、管理都是垂直管理,与地方政府无关。

而既然是垂直部门,那就只需要对上负责,不需要对下负责——下面的“鹅”虽然叫苦连天,但上级命令压下来,他们就仍需要继续“拔鹅毛”。

这样的剧本,各位是不是很眼熟?对了,这和当初巴蜀王李井spring, 白完王曾希saint,荷兰王吴芝field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流官制度下,越是想出头的流官,就会越是漠视基层疾苦。流官越是积极,执行上峰政策不过夜,对地方经济伤害就越大。最后搞到大家一起喝西北风,也是杯具。

第四,这两件事是观察央地博弈的一个重要风向标。

枝江酒业和博汇化工遭处罚这两件事,是观察央地博弈的一个重要风向标——如果处罚落实了,税仍然收了,那我等就要警惕新时代的李井spring, 曾希saint,吴芝field走上前台。企业家们恐怕要尽早做海外资产配置。

如果最后是高举轻放,枝江酒业/博汇化工仍然能活下去,那各位企业家就还可以继续返工揾食。

其中,我们主要还是看博汇化工。因为当地衙门并没有替枝江酒业出来说话,而且最后板子打到了维维股份身上,当地衙门似乎也没有出来说话的必要。而博汇化工这5个亿的板子是实锤了的。

第五,这是土地财政下滑的恶果。

枝江酒业和博汇化工这件事,将直接税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了——还是通过房地产收间接税和智商税舒服,无人抵制,没有丝毫压力,反而嗷嗷叫着要做韭菜。现在开始直接征税了,而且是倒查30年,于是企业直接躺平,地方衙门也来帮腔,网民更是群情激愤。

第六,不确定性终将被定价。

不管是枝江税务局漠视规则,还是宁波税务局突然翻脸,这都是不确定性的增加,也是熵的增加。这种熵的增加,最终会被市场定价,维维股份股价大跌,就是一个例子:

博汇股份股价大跌,也是很好的例子:

知乎答主@GreatPie的话是比较深刻的:市场和资金关心的从来都不是谁对谁错,而是关心不确定性和随意性。而且不是事前不确定性/随意性,而是事后不确定性/随意性……不确定性和随意性用在路边罚个交通违章还行,用在资本市场里,呵呵,就跟人定胜天一样。

具体到操作层面,窃以为对于熵增的市场,最好的办法就是暂时不要重仓投入,持币观望才是重点——当然各位也可以赌博汇股份能赢(窃以为这一次有一定概率博汇化工会宣布重新开工),不过这会有一定风险。

第七,税务局领导需要慎之又慎。

这让财迷不禁想到了2023年末一张A4纸让游戏公司股价普跌的情况(图看不清请放大并横屏,下同):

那一次造成震荡后,相关方面做了最大努力来挽回局面,新批准游戏版号是2022年的两倍。但一些影响已经造成,一些“后果”已经无法挽回:

前车之鉴不远,税务局的领导们,恐怕需对此慎之又慎(财迷只能说到这里了)。

以上总结就是:枝江酒业被“倒查30年”,博汇化工因为补交5亿税而不得不选择关停。这导致两地的地方衙门在微博上被嘲讽为“涸泽而渔”、“杀鸡取卵”。但财迷在这里要替两地衙门打抱不平一下——这其实不能怪当地衙门,主要还是国税/地税合并之后的税务系统属于“流官”系统,无视当地经济情况,一味“抽血”所致。像是宁波这种有担当的地方衙门,在这个时候反而是替企业说话的。而我等草民,也需要就此看清形势,方能趋利避害。

 

言尽于此。

 

 

 

最后,喜欢财迷文章,想了解更多?请在微信里关注公号“JLTCM2016”,或长按扫描下列二维码:

同时,为防止失联,还请关注公号:“九龙塘月兑之家”作为备份。此号将在未来每月推出一篇有趣的润(yi)学(min)视频,同时也会把一些原创文章发这里:

各位还可以在微博、知乎、雪球、推特中关注ID:“九龙塘右眼财迷”。财迷会在这些平台同步发文。

各位也可以在B站(境内)和油管(海外)关注财迷的视频号:九龙塘右眼财迷。财迷暂定会每月发布一期视频。

各位想要了解财迷自己的投资动向(我会把个人投资记录经过处理后发到朋友圈)或者问财迷各种问题,请加财迷微信CMXHHK20(这个号也是用来防止失联的)。同时,财迷也会在朋友圈分享一些即时的经济信息(已经加过财迷旧微信号的读者请勿再加,新号旧号内容都一样,否则会被拉黑)。财迷文三俗内容多,各位想要了解财迷分享的往期被删文章,可以从公号下“鼓瑟吹笙”一栏进入财迷QQ群观看。

Posted in 财经 and tagged , , , , , , , , , .

发表回复